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阿弟仔 > 專家談鶴崗房子白菜價:不是個例,收縮型城市要學會做收縮規劃 正文

專家談鶴崗房子白菜價:不是個例,收縮型城市要學會做收縮規劃

时间:2019-10-20 10:15:0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阿弟仔

核心提示

原標題:專家談鶴崗房子白菜價:不是個例,收縮型城市要學會做收縮規劃房子變成“白菜價”,東北四線城市鶴崗房價跌破1000元一套住房隻要一萬多元,黑龍江地級市鶴崗的“白菜價”樓房迅速刷屏,這背後,折射了什

原標題:專家談鶴崗房子白菜價:不是個例,收縮型城市要學會做收縮規劃

房子變成“白菜價”,東北四線城市鶴崗房價跌破1000元

一套住房隻要一萬多元,黑龍江地級市鶴崗的“白菜價”樓房迅速刷屏,這背後,折射了什麽問題?

4月18日,在上海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主辦的“區域經濟一體化與全國統一市場建設學術鑽研會”上,第一財經記者就鶴崗樓盤現象、收縮型城市,以及老工業區麵臨的轉型問題專訪了遼寧省社科院副院長梁啟東。

梁啟東認為,“白菜價”住房不單單是鶴崗的個例,而是東北地區、西北地區等老工業區普遍麵臨的情況。在老工業區,除了中心城市房地產稍微上漲,非常多三四線城市都存在類似現象。投資驟減是房地產大幅下滑的直接原因,但梁啟東認為根本原因在於人口流失和城市收縮。

也因此,梁啟東認為,政策製訂者、城市治理者應該適當調整城市化戰略,學會做“收縮”的規劃。老工業區也需要找到新的發展路徑。

“白菜價”房子背後是人口收縮

“在房地產投資方麵,東北地區從2008/2009年後最先了大規模城鎮化,實際就是造新城。隨著整體投資規模的大幅下滑,房地產投資也隨之下滑。像鐵嶺、阜新這類三四線城市前幾年建的房子直到現在還沒賣完,在這些城市也基本看不到新建的樓盤。”梁啟東說。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查詢網上房屋銷售平台,也確實發現鐵嶺、阜新等三四線城市在售房源基本都是建於2016年之前。

鶴崗“白菜價”房子的背後,是人口外流、城市收縮。梁啟東分析了東北老工業區人口減少原因:

首先,老工業區都有人才使用的體製機製問題和人口外流問題。梁啟東說,現在的情況是,假如一個縣城考出去100個大學生,能回到縣城工作的不到10個人,有能力的年輕人走了,他們下一代也會離開縣城,他們的父母也會去子女就業的城市幫手帶孩子或者外出養老。並且,對於人口流出地區而言,其實際人口數量還可能低於戶籍人口數量,因為不少在外打工的人或者老年人,仍會保留本地戶籍,在本地拿養老金,卻在外地消費。

其次,老工業區都存在低生育率問題。東北非常多農村地區也有眾多國有企業——國有農場、國有鹽場,都嚴格執行計劃生育政策。

梁啟東曾在農村做過副鄉長,抓過計劃生育工作。他說,東北地區生育率長期低於國家平均水平,已經進入深度老齡化階段。遼寧省2018年統計公報顯示,目前遼寧省65歲人口已經達到661.3萬人,占15.17%,屬全國最高。

“整個東北常住人口增量逐年下降,在全國排名倒數;人口出生率也是全國倒數。東北除了四大副省級城市以外,不少城市每年都流失一兩萬人,以撫順為例,2012年末人口數量是219萬人,2017年末則是213萬人,5年時間自然減少了6萬人,這是不可逆的。人口流失了,消費就降低了。下一步城市治理者要學會做收縮型城市的規劃和研究。”梁啟東說。

要學會製訂收縮型城市規劃

國家發展改革委近日發布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重點建設任務》,首次提出“收縮型城市”概念,指出“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轉變慣性的增量規劃思維,嚴控增量、盤活存量,引導人口和公共資源向城區集中”。

梁啟東認為老工業區的城市治理者也應該適當調整城鎮化戰略,從擴張型轉型為擴張型和收縮型結合的戰略,例如東北的大連、長春、哈爾濱等中心城市還在擴張,但非常多三四線小城市已經不可避免地走向收縮。

梁啟東建議,以交通主軸為核心,集中發展大中型城市,在偏遠地區、傳統的生態脆弱區、生態涵養區、小城鎮、村屯這些人口逐漸萎縮的地方,采取收縮型的戰略。

如何推進收縮型戰略?梁啟東認為有五點:

一是要在城市規劃上收縮,不要鋪攤子,要善於做小、做精、做出質量;

二是產業上收縮,向高質量方向發展轉型。當煤炭資源枯竭時,這類產業就要收縮,建議與本地產業結合搞綠色產業;

三是收縮型城市以生態保護為主,降低政府考核指標,對地方官員要實施分類考核,除了經濟效益指標外,可以考核生態指標、社會穩定指標、應急治理指標、安全指標等;

四是基礎設施建設收縮,不能追求老工業區、西部地區、山區都實現電網改造、水利工程、高速公路、通信等大型基礎設施全覆蓋;

此外,梁啟東建議對某些地區實施靈活的計劃生育政策,比如在東北設立計劃生育特區。遼寧省的調查情況顯示,在完全放開二胎指標的情況下,有生育二孩意願的家庭不到20%。

老工業區發展要開對藥方

造成目前東北老工業區人口流失、城市收縮的根本原因是經濟下滑,背後有深層的體製機製問題。

梁啟東說,“東北老工業基地存在體製機製僵化、市場化程度不夠的問題,這反映在國有企業改革滯後上:一是國企改革進展比較慢,現在東北還存在上世紀90年代的‘大鍋飯’、‘鐵交椅’;二是老工業區有大量的曆史遺留問題,老國企背了非常多包袱,它們有本身的教育係統、托兒所、小學、中學,養老院、農場、公安處,不是不想改,而是動不了。”

由此,東北也出現了民營經濟邊緣化的問題。梁啟東談到,東北三省民營經濟中真正有能力、有水平的不多。在全國500強的民營企業中,2003年東北有18家,2018年下降到9家,吉林有2家、黑龍江有1家、遼寧有6家入圍。但在浙江省,單單一個杭州市就有36家入圍。

對待東北老工業區的現狀,梁啟東認為首先要進行大力度改革,包羅國有企業改革、和央企改革對接、更大力度地推進民營經濟發展,以及優化營商環境。

其次是用創新驅動發展。“老工業區的傳統產業和傳統動能衰退了,新動能還沒發展起來,正處於新舊動能交替、青黃不接期。所以老工業區振興的要義,就是培育新產業,培育新動能。西北、東北的老工業區有40多年時間了,平時加點油、加點水,沒換過發動機,現在老工業區振興得換發動機了。” 梁啟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