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阿妹妹 > 商戶現身控訴奔跑女車主欠款不還,律師稱公司擔責而非個人 正文

商戶現身控訴奔跑女車主欠款不還,律師稱公司擔責而非個人

时间:2019-10-20 16:05:0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阿妹妹

核心提示

原標題:商戶現身控訴奔跑女車主欠款不還,律師稱公司擔責而非個人西安奔跑女車主哭訴維權事件隨著雙方和解畫上了句號,但“一朝成名”的車主薛某某卻因另一場經濟糾紛成了被控訴方。4月20日,聲稱遭薛某某拖欠錢

原標題:商戶現身控訴奔跑女車主欠款不還,律師稱公司擔責而非個人

西安奔跑女車主哭訴維權事件隨著雙方和解畫上了句號,但“一朝成名”的車主薛某某卻因另一場經濟糾紛成了被控訴方。

4月20日,聲稱遭薛某某拖欠錢款的多位餐飲業主和供給商現身講述糾紛始末,一度打算開發布會公布合同、還款協議等證據,後因故未成。

有律師分析稱,該事件中首要承擔責任的主體是薛某某相關的公司,而非其個人;除非存在公司財產與個人財產混同等情形的證據,否則較難追究薛某某個人的法律責任。

上海愛琴海購物公園通告稱,“競集守藝人”因涉訴訟,資產狀況不明。澎湃新聞記者 趙思維 圖

薛某某係涉事公司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競集公司”)監事,其友人徐某為該公司實際控製人。

4月20日,徐某向北京青年報記者暗示,“幾乎就是沒有欠款”,“(575萬元欠款)胡說八道,沒有一個是真實的”,首先要分開個人與企業,“一個監事或者高管有什麽責任義務要承擔公司責任。個人跟公司沒有什麽關係。”

W女士本人則向陝西媒體華商報暗示,請前述網上發帖質疑的人實名站出來,別再炒作,該維權維權,該起訴起訴。

20日下午,發布會現場的商戶負責人和供給商等人,發布會因故被取消。 受訪者 供圖

4月20日,多家控訴薛某某的涉事商戶向澎湃新聞提供了與競集公司簽訂的聯銷經營合同、還款協議、債權人初步統計名單等材料。

簽約商戶之一、上海淮滿春餐飲治理中心(簡稱“淮滿春餐飲公司”)負責人王濤(化名)告訴澎湃新聞,他向競集公司交納29.5萬元,其餐飲店簽約入駐了“競集守藝人”。

但開業僅2個多月,“競集守藝人”的運營治理方薛某某等人“消失”。由於競集公司拖欠收銀係統公司的費用,相關係統被暫停,王濤的餐飲店被波及,無法營業。

王濤現在想從競集公司方麵要回部分款項。

“做餐飲,要害就是資金周轉。”王濤說,他等不起,所以發現“西安哭訴維權的奔跑女車主”就是競集公司監事薛某某之後,他和其他商戶負責人最先在網上隔空喊話、追債。他說這是逼不得已的方式。

據多個商家的負責人介紹,愛琴海購物公園是紅星美凱龍打造的商業購物中心、綜合體,其四層、五層共約兩千平方米的麵積被轉租給競集公司。後者2018年在此裝修、招商,尋找商家入駐,打造名為“競集守藝人”餐飲項目。按照競集公司與簽約商家的聯銷經營等合同,所有入駐商家必須使用競集公司指定的收銀係統,其營業款的25%由競集公司扣除,作為租金;此外,還要扣除清潔費、專櫃廚具設備治理費等費用,其餘的營業款才結算給商家。但該項目開業兩個多月後,僅有部分商家收到結算的營業款。

承接“競集守藝人”五樓裝修施工的供給商的法人代表王先生告訴澎湃新聞,五樓裝修的工程款合計超過48萬元,競集公司已還了一部分,目前還差21萬元尾款。

王先生說,據他了解,目前被拖欠錢款的供給商有10個,分別為五樓施工方、四樓施工方、外幕牆玻璃供給商、電動感應門供給商、排煙風管供給商、鋼結構供給商、家具供給商、廣告供給商、燈具供給商、空調供給商等。

王濤向澎湃新聞展示了蓋有公章的還款協議等材料,其稱,僅目前聯係到的20家商戶、供給商等被競集公司欠款金額已超過575萬元。這還不包羅上海餐飲界一些頭部人物被拖欠的錢款,後者因暫不便出麵,欠款未被統計在內。

4月20日上午,澎湃新聞就前述糾紛多次致電薛某某和徐某,電話一直未予接通。澎湃新聞發送的相關短信也未收到回複。

對於上述糾紛,上海瀾亭律師事務所律師鄧高靜認為,本事件中的商戶、供給商都是和競集公司簽訂的合同,因此,合同的相對方是競集公司,而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東或者監事。

鄧高靜暗示,假如該公司沒有按照合同約定履行合同義務,商戶或者供給商可以向該公司主張權利;至於競集公司的股東、法定代表人、監事,除非有證據證實公司的財產與上述人員的財產存在混同的情形,或者公司的股東存在出資不實或者抽逃出資等情形,否則想要追究前述人員的法律責任較難。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李亞律師也向澎湃新聞暗示,該事件中首先承擔責任的主體應當是競集公司,該公司對外承擔的是無限責任。對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東或高層治理人員監事來說,需要調查清楚他們在整個公司運營過程中有無濫用其法定代表人的獨立地位,或者股東的有限責任,如他們有無逃避債務、惡意轉移財產或者抽逃公司資金等情況。假如上述情況發生,那麽他們也需承擔連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