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阿木古愣 > 優信:我被美奇金撞了一下腰 正文

優信:我被美奇金撞了一下腰

时间:2019-10-20 13:23:19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阿木古愣

核心提示

原標題:優信:我被美奇金撞了一下腰優信迎來了上市後最大的危機。幾天前,投資谘詢公司JCapitalResearch(美奇金投資)頒發了一份做空報告,直指優信的幾大問題:汽車銷量誇大了40%之多,而且債

原標題:優信:我被美奇金撞了一下腰

優信迎來了上市後最大的危機。

幾天前,投資谘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資)頒發了一份做空報告,直指優信的幾大問題:

汽車銷量誇大了40%之多,而且債務水平較高,有麵臨倒閉的風險。報告還稱,優信集團創始人戴琨,在公司上市前獲得一筆1億美元資金,2018年12月又獲得一筆約1.8億美元的資金,總計從優信套現2.8億美元

美奇金做空報告發布之後,優信股價遭遇斷崖式下跌,4月16日優信高開低走,股價遭遇兩次跌停,一度跌超50%至1.44美元,隨後大幅反彈,16日收盤1.95 美元。

優信回應了這份報告,但沒給出更多注釋,倒是JP摩根發布了一份報告,反駁了J Capital Research其中的觀點,但說實話,並沒有回應到點上。

從外界的角度來看,優信現在的問題是,二手車行業是一個頭部效應非常明顯的領域,頭部的公司吃掉市場大部分利潤,優信雖然搶先上市,但是股價距開盤時的10塊錢已經跌了差不多70%。

二級市場難以造血,追趕不上領頭羊。交易營收虧損,隻能通過金融等方式去獲得收入,導致業務模式變形,並且要命的是,按照優信2018年年底的賬麵金額,優信甚至支撐半年到一年就會出現資金見底。

騰訊阿裏百度都布局了汽車領域,繼續接盤的可能性未知,假如未能盡快針對報告內容做出相應注釋,優信非常可能麵臨巨大的風險。

所以這就變成一個死循環:股價低迷——巨大的債務——市場信心暴跌——難以融資——過分挖掘金融等業務迎來監管機構和相關部門的關注與調查,進一步加重整體業務的萎縮下滑。

創立8年的優信,迎來了它最艱難的時刻。

1

美奇金“黑的太狠”

不管報告真假,最主要的是,J Capital Research的報告其實戳到優信的軟肋,那就是優信到底是一家二手車公司,還是一家二手車金融公司。

J Capital Research的報告中分別提及了“虛高的交易”、“循環的交易”與“誇大的庫存”,其實打到了優信最大痛點,為什麽這麽說?

幾處數字看似獨立,其實是有關聯的,這些數字均為提升業績增長和業務健康程度,本質上來說,都是以獲取本錢市場認可。

為什麽要獲取本錢市場認可?因為二手車必須是一個規模效應明顯,贏家通吃的市場,而優信搶先上市,但股價一路下跌,現在瓜子估值90多億,優信市值10個億不到?這仗怎麽打?

這三點間的邏輯是,二手車電商有一個主要的指標是車源轉化率,不同於傳統電商,二手車的上架是需要成本的(檢測、拍照等)所以會考量車源轉化率,幾家車源轉化率均在一個範圍內。

假如沒有重大的車源上架(即SKU),就非常難維護一個合理的轉化率,為交易量做好基礎,虛高的交易量則是為了合理的金融轉化率。

假如事實的確如美奇金說的那樣,優信非常多交易額是POS機刷出來的,那就能注釋通了,因為通過pos機刷單的成本遠小於努力做真實交易,這些交易量都是為了支撐優信的合理的金融滲透率,讓其避免被定性為金融公司,因為電商公司的PE更高。

但POS機這種事,沒有實錘之前誰都不知道,究竟之前有自媒體曝光優信的車源和刷單問題被起訴。

JP摩根在他報告裏注釋說優信收益模型不取決於GMV而是傭金(GMV*單車收益率),所以通過POS機單純提升交易量不能提升收入,沒意義。

這話沒錯,但忽略了一個問題,優信的金融滲透率非常高。優信對於金融業務過度依靠,其財報中高達近50%的金融滲透率已經超過了國內二手車行業10%平均水平的數倍,甚至超過了美國這種成熟市場。

過高的金融滲透率會導致優信與易鑫等被視作同類低PE倍數的金融企業出現市值下跌的情況。通過POS機計入大量其他交易,理論上是可以保持交易量的增長與金融滲透率的相對合理。

交易量增長意味著需要車源,庫存的增長,這些都是為了支撐優信業務整體增長的健康程度,使本錢層麵有更高的認可。

為什麽這麽說,因為不同於美國CarMax等二手車商業模型,被稱為“二手車分類信息網站”的優信,業務建立在大量的零散車商之上,是一個典型的B2B2C的模式,他依靠的是車商,而不是個人用戶。

因為對車商掌控較弱,優信非常難在交易層麵對車商收取費用,因此不得不靠金融支撐起整體營收的近2/3。

但以這種業務模型非常難在本錢市場獲得優秀的表現,這也是為什麽J Capital Research會指出他“誇大的庫存”(穩定轉化率)、“循環的交易”(穩定金融滲透率)、“虛高的交易”(營造整體增長)這一複雜的流程的真正原因。

假如真的如美奇金說的那樣,一旦被SEC等機構調查,不僅可能麵臨來自監管的巨額罰款,還將麵對來自投資者的廣泛訴訟。

2

金融,非常野

J Capital Research在報告中提及了優信提高貸款車價的“虛假的金額”,其實就是被多家媒體報道的優信“套路貸”。

因為優信作為一家以基於車商的B2B2C模式運營的平台,對於車輛本身缺乏管控:車商基於獲利等因素,非常輕易針對車輛價格做調整。

而極度依靠金融業務的優信,不僅難以控製車價,也對難以直接獲利的交易價格缺乏治理意願。同床異夢的運營理念,造就了車輛“抬價”的空間。

廣受指責的“套路貸”,是優信對交易缺乏把控的直接結果。由於車況、車價都過度依靠車商,優信無法對車輛、用戶實現精準識別,難以避免壞賬率。

難以避免壞賬的優信,不得不提前攫取金融收益:在用戶貸款時向金融機構全額提取屬於平台的金融利息,並將其計入用戶貸款額交由用戶按期還款。

這讓優信在交易完成時即能一次性獲取全部金融收益,但本質上也是涸澤而漁的手段。隨意調價和套路貸引發的“數不對賬”也是優信大量被投訴的主要原因之一。

3

套現這件小事

優信在聲明中暗示,“戴琨先生不曾在任何時間以任何形式主動出售公司股票獲取一分錢個人利益。“主動”這個詞頗為耐人尋味。

據自媒體“雷帝觸網”披露,戴琨的確在優信上市前出售過股票,隻是並不是主動出售的形式。

具體情況是,優信前後分了4次給戴琨戴琨,貸款利息均為年化6%:

2015年,戴琨通過Xin Gao Group Limited從優信貸款1770萬美元;

2017年6月,戴琨通過Gao Li Group Limited從優信借貸5650萬美元;2017年6月,優信再次給戴琨貸款2280萬美元;

2017年12月17日,優信再次給戴琨貸款了1070萬美元;也就是說,優信從2015年最先,前後四次給戴琨貸款了1.077億美元。

2018年5月28日,戴琨通過Xin Gao Group Limited將19,226,040股,3,313,980股A類普通股,8,424,970股C-1優先股還給了優信,來償還這幾年的借款,總金額為1.14億美元

美奇金報告中披露的各種操作,如公司借款給創始人,創始人將股票質押,卻沒有限製性條件,準許對方在解禁前在高點出售等等,在過往的中概股上市公司中鮮有出現。

假如說戴琨第一筆1億美金還可以理解為在公司資金重要的情況下為公司發展想各種辦法獲得資金,那麽第二筆1.8億美金的操作手法,就顯得沒有那麽單純。

按照2018年12月19日優信日前遞交給SEC的文件顯示,優信第二大股東Kingkey Affiliated Entities(京基集團)貸款違約,涉及6.8%的優信A類股股權,總額6.5%的優信股權已轉給了華融澳門。

美金奇說的挪用,其實說的是12月6日,優信公布與淘寶合作,低迷了半年的股票大漲,從2.8美元擺布上到9美元以上,正是在這波大漲中,華融將股票售出,通過差價,賣方因此獲得1.8億美金。但此時沒到禁售期。

此後,優信再次大跌,到了員工可售股票的當日已經跌至5.08美元。1月跌至4美元以下,低於禁售期的平均股價。非常多員工假如在此時套現,除去行權價、稅等費用,所剩無幾。

這一波操作基於優信、華融等多方協同完成,非常難說是不是大股東為了套現離場。

無論是何種因素導致,這套騷操作,都令股東、二級市場以及持股員工愕然,往嚴重的說,可能引發監管機構的強勢介入,還會嚴重打擊包羅市場和員工的信心。

如今被做空機構盯上,也並不希罕,在股價低迷,投資人不看好的情況下,優信未來會怎麽樣,說實話,不好說。